沒有牙齒的老虎—個人資料保護法中損害賠償與行政罰鍰

我國對於個人資料(下稱個資)保護重視程度,或許能夠從個人資料保護法(下稱個資法)損害賠償與行政罰鍰相關規定略窺一二。

損害賠償

當公務機關或非公務機關違反個資法法規定,致個人資料遭不法蒐集、處理、利用或其他侵害當事人權利時,應依個資法第28條與第29條負損害賠償責任。

然而,當被害人不易或不能證明其實際損害額時,被害人得請求法院依侵害情節,以每人每一事件新臺幣(下同)500元以上2萬元以下計算(個資法第28條第3項與個資法第29條第2項規定參照)。其修法理由表示:「考量個人資料之價值性及當事人行使請求權、出庭作證之意願,擬參酌法院辦理民事事件證人鑑定人日費旅費及鑑定費支給標準第三點『證人、鑑定人到場之日費,每次依新臺幣500元支給』之規定,並兼顧法院在個案之裁量權限及防止有心人士興訟,將賠償金額下限往下修正為伍佰元,以便法院為個案審理及判決。又上限部分亦配合下限降低。」。

立法者於修法理由中表示前述金額已考量個資的價值性,似乎是認為當事人於個資受侵害時,其個資的價值只值500元~2萬元,同時也沒有考量到當事人訴訟費用與律師費等費用的支出,其金額的訂定,似乎過於草率。

行政罰鍰—限期改正

個資法中關於行政罰鍰的規定,主要分別有兩種不同的規範情形:
1.處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並令限期改正,屆期未改正者,按次處罰之(個資法第47條)。
2.先限期改正,屆期未改正者,按次處2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罰鍰(個資法第48條)。

如果企業未依個資法第27條第1項採行適當安全措施,以防止個人資料被竊取、竄改、毀損、滅失或洩漏,或是未依個資法第27條第2項訂定個人資料檔案安全維護計畫或業務終止後個人資料處理方法,則適用個資法第48條第4項規定(即前述第2種情形)。換句話說,主管機關將會先命企業限期改正,屆期未改正時,才會處以2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的罰鍰,但是企業於期限內改正時,主管機關便不能予以裁罰。

然而,第2種的行政管制手段,真的能夠有效促使企業遵循個資法的規定嗎?還是企業其實可以什麼都不做,等到被主管機關抓到之後再來改正就好?

行政罰鍰—金額

以下比較我國與其他國家的關於個資法的行政罰金額:

國家行政罰金額規定
我國最高按次處新臺幣50萬元以下罰鍰
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則(GDPR)最高處2000萬歐元(約新臺幣6.7億元)或企業者前一會計年度全球年營業額4%
巴西一般資料保護法(LGPD)最高處巴西幣5000萬元(約新臺幣2.7億元)或前一會計年度營業額2%金額
新加坡個資法(PDPA)對年營業額超過1000萬新元(約新臺幣2.1億元)的公司,最高處營業額10%的金額
中國大陸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最高處人民幣5000萬元(約新臺幣2.1億元)以下或者前一年度營業額5%的金額
印度個資法草案最高處1.5億盧比(約新臺幣5700萬元)或年營業額4%的金額

由上表可知,隨著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則(GDPR)的制定與施行,有許多國家逐漸仿效GDPR中關於行政處罰的模式,而大幅提高行政罰的金額,而我國目前的行政罰金額則是較為偏低。

對於處罰的金額應該如何訂定,經濟學家Avinash Dixit 與 Barry J. Nalebuff 兩位所合著的《思辯賽局(The art of strategy)》中提到:

停車計費器記錄的違規停車的罰金,往往是正常收費標準的好幾倍。設想一下,假如正常收費標準是每小時1美元,按照每小時1.01美元的標準進行處罰,能不能讓大家從此變得安分守己?有可能,條件是交通警察一定可以在你每次停車而又向計費器投錢時逮住你。但這種嚴格的管理方式可能代價不菲,這會讓交通警察的薪水成為首要課題;此外,為了保證警方說到做到,必須經常檢測收費機,這筆費用也可能相當龐大。

相反的,監管當局採用了一個同樣管用、代價卻更低的策略,那就是提高罰款金額,同時放鬆監管力度。比如,罰金若是高達每小時25美元,此時哪怕25次違規只有1次會被逮到,也足夠讓你乖乖付費停車了。一支規模更小的員警隊伍就能勝任這項工作,而收到罰金也更可能彌補管理成本。

從經濟學賽局理論的角度來看,儘管較低的罰鍰金額也能達到管制的目的,只是在監管上面,便會面臨人力不足與較高的管理成本等考量,而提高罰鍰金額,則一定程度能夠解決前述的人力與管理成本問題。

結語

加拿大隱私委員會辦公室(Office of the Privacy Commissioner of Canada, OPC)今(2020)年11月提出其對於加拿大個資法改革的建議,其中便提到罰鍰最主要目的不在懲罰或阻止業者創新,而是力求確保最大程度的法令遵循,這是信任與尊重權利的基本條件。

前述議題,究竟如何處理才能在個資保護與企業法令遵循成本,以及其他許多面向(例如外資投資意願)中取得平衡,或許還需要從經濟學與心理學等角度分析,並且尚待更多的實證研究,然而假如當立法者都不願意重視個資保護的價值時,又如何能喚起機關或企業對此的重視與投資?

※歡迎加入喵喵科技法律隨筆,持續接收科技法律的新知!

※你可能會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1.個資外洩,該怎麼辦?
2.當個資外洩發生時,企業是否可以向系統商求償?
3.中國大陸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全文發布
4.如何落實GDPR法遵?英國ICO發布問責制框架
5.歐盟法院SCHREMS II案與常見問答

人工智慧與個人資料保護

隨著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技術的進步,AI在零售業、銀行與醫療等各領域都有了驚人的應用,推動了AI技術與資料利用等方面的創新,然而使用AI的組織仍然須持續面對挑戰,例如AI是解決問題的正確方式嗎?AI會產生什麼樣的道德問題?我們如何確定AI的使用是合法的?

儘管AI提供了一個能夠顯著改善社會的機會,然而AI的使用往往也會帶來風險(從AI系統帶來的安全風險到歧視與偏見的風險),而對於組織來說,如何評估AI的使用對資料保護的法令遵循性將會是一大挑戰。

英國個資保護主管機關ICO(Information Commissioner’s Office)於今(2020)年7月30日發布人工智慧與資料保護指引(Guidance on AI and data protection)」,提供設計、架構與實施AI系統的法令遵循路線圖,其內容約略分為以下幾個面向。

AI的問責與治理

在運用得當的情形下,AI將使組織更具效率與創新。但是,AI也對個人的權利與自由以及組織的法令遵循挑戰帶來巨大的風險。

與其他處理個人資料的技術相同,相同的資料保護概念也適用於AI的使用。資料保護法中,透過風險導向的方法要求組織在特定情形下遵守義務並採取適當措施,因此在法令遵循面必須包含評估個人權利和自由的風險,並進而識別、管理和減輕這些風險。

AI系統的合法性、公平性與透明性

首先,AI系統的開發與部署往往涉及針對不同目的以不同方式處理個人資料,組織必須分解每個不同處理操作,並為每個操作確定目的和適當的合法依據,以便遵守合法性原則。

其次,當組織使用AI系統來推斷個人的資料,則為了使處理過程更加公平,組織應確保1.該系統在統計上足夠準確,並且避免歧視,以及2.考慮個人合理期望的影響。

例如用於預測貸款還款率的AI系統在以下情況可能會被認為違反公平原則:
1.作出經常被證明是錯誤的預測。
2.導致群體間(例如男人與女人間)結果的差異,且無法證明是為實現合法目標的適當手段。
3.以個人無法合理預期的方式利用個人資料。

最後,組織需要透明得瞭解如何在AI系統中處理個人資料,以遵守透明性原則。(可以參考揭開黑箱,說清楚講明白—可解釋性AI人工智慧

AI系統的安全性

使用AI處理個人資料對於風險有著重要的影響,因此組織需要仔細評估與管理這些風險。然而,實際上並不存在一種「萬能的」安全方法,組織應針對不同個人資料處理所產生的風險等級與類別,分別採取適當的安全措施。

指引內也提到兩大適用AI模型的隱私攻擊種類,「模型反轉(model inversion)」與「成員推斷(membership inference)」,組織應該檢視自身的風險管理實踐情形,以確保個人資料在AI的使用環境中是安全的。

AI系統的資料最小化

資料最小化原則要求組織確定實現目標所需最小數量的個人資料,並且僅處理該個人資料(GDPR第5條第1項第c款參照)。AI系統通常需要大量資料,乍看之下彷彿難以符合資料最小化原則,然而資料最小化原則並不意謂著「不處理任何個人資料」或「處理大量資料就會違法」,關鍵的地方在於,組織是否僅處理其所需要的個人資料。

AI系統與個人權利

依據資料保護法,當事人對於其個人資料有許多相關權利,無論在AI系統的開發或是部署的生命週期各階段中,均有當事人權利的適用,組織應予以重視,例如以下情形:

  1. 訓練資料(training data)。
  2. 用於預測的資料及預測本身的結果。
  3. AI的模型內。

例如零售業者打算以過去的交易資料來預測消費者行為,需要大量的客戶交易資料集來訓練模型。而在將客戶交易資料轉換用於訓練統計模型的訓練資料時,儘管訓練資料已經較難連結到特定的個人,然而如果其仍然能單獨或與組織可能要處理的其他資料(即使不能與客戶的名字相連結)共同「挑選(single out)」相關的個人,此部分仍有資料保護法的適用,而組織應於當事人行使其權利行使時,將此部分納入考量。

※歡迎加入喵喵科技法律隨筆,持續接收科技法律的新知!

※你可能會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1.揭開黑箱,說清楚講明白—可解釋性AI人工智慧
2.如何落實GDPR法遵?英國ICO發布問責制框架
3.歐盟法院SCHREMS II案與常見問答
4.個資外洩,該怎麼辦?
5.投資個資保護的價值?

中國大陸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全文發布

中國大陸第13屆全國人大常委會日前於第22次會議針對《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進行審議,並公布草案全文,徵求各界意見至2020年11月19日止。

鑑於我國不乏有企業與中國大陸進行商務往來,此次中國大陸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倘通過立法,其對於我國企業於中國大陸的經營,將可能帶來不小的衝擊。該草案全文共70條,內容不僅賦予自然人就其個人資料之權利,更課與個人信息處理者相應義務,且違反者最高可處5000萬元以下或上一年度營業額5%的罰款,同時可能遭命暫停相關業務、停業整頓或吊銷營業執照等處罰,其所規範的法律效果值得有關企業重視。

同時由該草案全文也可略窺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則(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的影子,雖然並未全部移植GDPR規範內容,然而不論是對於自然人的權利、企業的義務、罰款金額,甚至是域外效力的規範,均可看出該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試圖仿效GDPR就個人資料的處理與保護進行規範。以下簡要介紹該草案的內容

一、地域適用範圍

依該草案第3條,於下列情形,均有個人信息保護法的適用

(一)在中國大陸境內處理(包含個人信息的收集、儲存、使用、加工、傳輸、提供、公開等活動)自然人個人信息的活動。

(二)在中國大陸境外處理自然人個人信息的活動,且符合下列情形:
1.以向境內自然人提供產品或服務為目的。
2.為分析評估中國大陸境內自然人的行為。
3.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

二、個人信息的定義

依該草案第4條規定,所謂個人信息是指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與已識別或者可識別的自然人有關的各種信息(不包括匿名化處理後的信息)。同時於草案第29條第2項將種族、民族、宗教信仰、個人生物特徵、醫療健康、金融帳戶、個人行蹤與其他一旦洩漏或者非法使用可能導致個人受到歧視或者人身、財產安全受到嚴重危害的個人信息列為敏感個人信息,而需另外遵守特別規定(第29條至第32條)。

三、個人自主權保障

(一)自主同意與個人信息處理

倘個人信息的處理是基於個人的同意,應當在個人充分知情的前提下、自願、明確作出意思表示。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處理個人信息應當取得個人單獨同意或者書面同意的,從其規定(第14條第1項),同時,個人有權撤回其同意(第16條)。

當個人信息的處理目的、處理方式和處理的個人信息種類發生變更的,應重新取得個人同意(第14條第2項)。另外,個人信息處理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處理的個人信息為不滿14周歲未成年人個人信息時,應取得未成年人監護人的同意。

最後,除個人信息的處理是提供產品或服務所必須外,個人信息處理者不得以個人不同意處理個人信息或者撤回同意為由,拒絕提供產品或服務(第17條)。

(二)自動化決策相關權利

個人信息處理者利用個人信息進行自動化決策時,應保證決策的透明度和處理結果的公平合理。當個人認為自動化決策對其權益造成重大影響時,有權要求個人信息處理者說明,並有權拒絕個人信息處理者僅通過自動化決策的方式作出決定。

同時通過自動化決策進行商業營銷、信息推送時,個人信息處理者應同時提供不針對其個人特徵的選項。

(三)個人關於個人信息的權利

1.知情權(第44條)
2.決定權(第44條)
3.限制或拒絕個人信息的處理(第44條)
4.請求查閱、複製個人信息(第45條)
5.請求補充更正(第46條)
6.刪除權(第47條)

四、企業個人信息保護的義務

(一)個人信息保護原則的遵循

1.誠實信用原則(第5條)
2.目的特定原則、資料最小化原則(第6條)
3.公開透明原則(第7條)

(二)維持個人信息正確性(第8條)

(三)採取安全措施(第9條)
1.必要安全措施(第50條)
2.指定個人信息保護負責人,在中國大陸境外的個人信息處理者應於中國大陸境內設立專門機構或指定代表(第51條)。
3.定期審計(第53條)
4.風險評估(第54條)
5.個人信息洩漏通知義務(第55條)

(四)告知義務(第18條)

個人信息處理者在處理個人信息前,原則應以顯著方式、清晰易懂的語言向個人告知:
1.個人信息處理者的身份和聯繫方式;
2.個人信息處理目的、處理方式、處理的個人信息種類、保存期限;
3.個人行使本法規定權利的方式與程序;
4.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告知的其他事項。

前述應告知事項變更時,應將變更部分向個人告知。

(五)保存期限(第20條)

個人信息的保存期限,除法律或行政法規另有規定外,應為實現處理目的所必要的最短時間。

(六)共同個人信息處理者(第21條)

該草案第21條類似GDPR共同控制者(joint controllers)的規定,規定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個人信息共同決定個人信息處理目的和處理方式時,應約定各自的權利義務,該約定不影響個人向任何一個個人信息處理者行使本法規定的權利。

同時,個人信息處理者共同處理個人信息,侵害個人信息權益時,應依法承擔連帶責任。

(七)委託監督義務(第22條)

(八)個人信息轉移、提供之告知義務(第23條、第24條第1項、第39條)

個人信息處理者因合併、分立等原因須要轉移個人信息時,應向個人告知接收方的身份、聯繫方式。接收方應繼續履行個人信息處理者義務。接收方變更原先處理目的、處理方式時,應依照本法重新向個人告知,並取得同意。

另外個人信息處理者向第三方提供其處理的個人信息時,也應向個人告知第三方的身份、聯繫方式、處理目的、處理方式與個人信息的種類,且應取得個人的單獨同意。

(九)禁止第三方再識別(第24條第2項)

個人信息處理者向第三方提供匿名化信息時,第三方不得利用技術等手段重新識別個人身份。

五、跨境提供個人信息(第38條)

個人信息處理者因業務等需要,確需向中國大陸境外提供個人信息時,應符合以下其中之一的條件:
1.通過國家網信部門組織的安全評估;
2.按照國家網信部門的規定經專業機構進行個人信息保護認證;
3.與境外接收方訂立合同,約定雙方的權利和義務,並監督其個人信息處理活動達到本法規定的個人信息保護水準:
4.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國家網信部門規定的其他條件。

六、處罰規定(第62條)

違反本法處理個人信息,或未按照規定採取必要的安全保護措施,情節嚴重時,將由履行個人信息保護職責的部門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並處5000萬元以下或者上一年度營業額5%以下之罰款,並可責令暫停相關業務、停業整頓、通報有關主管部門吊銷相關業務許可或者吊銷營業執照。同時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最高處1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

綜觀中國大陸該份個人信息保護草案,儘管與我國個人資料保護法(下稱個資法)有許多相似之處(例如個人資料處理的合法事由、委託監督義務與部分當事人權利等),然而其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引入GDPR諸多概念,包含自動化決策、禁止再識別、個人信息保護負責人與個人信息跨境提供等規範,這些均為我國個資法所無。

另外該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有域外適用的規範,我國企業不僅與中國大陸通商頻繁,且均使用華語,倘該法通過,我國許多企業較其他國家業者容易被認定為有個人信息保護法之適用,我國企業宜密切注意該部草案立法動向,並事先部署個人資料保護管理制度,以利面對這波全球對於個人資料保護法立法或修法的浪潮。

※歡迎加入喵喵科技法律隨筆,持續接收科技法律的新知!

※你可能會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1.從抖音案看中國大陸個人資料保護的發展
2.靠攏GDPR,日本通過新修正個人情報保護法
3.個資外洩,該怎麼辦?
4.如何落實GDPR法遵?英國ICO發布問責制框架
5.歐盟法院SCHREMS II案與常見問答

靠攏GDPR,日本通過新修正個人情報保護法

日本國會於今年(即令和2年)6月5日通過「個人資料保護相關法律部分修正法案(個人情報の保護に関する法律等の一部を改正する法律案)」,該法將於兩年後全面施行。

本次修法旨在提升個人資料當事人的自身意識、平衡創新運用與個資保護以及因應資料跨境流通伴隨的新型風險,其修訂重點如下:

一、當事人權利的強化

  1. 放寬請求停止利用個資權利的要件
    新增在危害該當事人的權利或正當利益等特定情況下,得請求業者停止利用其個資或請求停止向第三方提供個資。
  2. 當事人得指定個人資料的揭露(開示)方法,例如以電磁紀錄方式或個人資料保護委員會(個人情報保護委員會)所規定的方法。
  3. 當事人得請求揭露業者提供個資給第三方的紀錄。

二、加重業者的義務

  1. 個資事故通報與通知義務
    業者發生個資事故而可能嚴重危害個人權益之虞時,原則應依該法第22條之2規定通報個人資料保護委員會與通知個資當事人。
  2. 禁止個資不當使用
    依該法新修訂第16條之2的規定,業者不得以具有助長或誘發違法或不當行為疑慮的方法利用個資。
  3. 向第三方提供個資時的告知義務
    對第三方提供個資時,應事先告知當事人或使當事人可得而知(包含業者姓名或名稱及住址、法人負責人姓名與提供給第三方個資的取得方法等事項),而在向國外第三方提供個資時,必須事先向當事人提供該外國之個資保護相關制度、該第三方保護個資所採取的措施與其他相關資訊。

三、刑事處罰的加重

該法同時也提升刑罰的法定刑,例如對於違反個人資料保護委員會命令的行為人,將法定刑提高至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00萬日元(約新臺幣27萬元)以下罰金,而對法人的罰金上限則提高至1億日元(約新臺幣2741萬元)。

四、假名化資料(仮名加工情報)的規範

為促進資料創新運用,該法訂定假名化資料相關規定。除法定情形外,假名化資料不得提供予第三方,僅能內部使用。另外假名化資料也排除日本個人資料保護法部分規定的適用(如當事人請求揭露、請求停止利用等)。

五、鼓勵業者取得個資保護認證

依照新修正的規定,除現行制度外,業者也能以業者特定部門取得個資保護認證。

六、域外效力

該法第75條於本次修法後,明確規定對日本國內提供產品或服務的業者、在國外處理日本國內當事人個資的業者以及在國外使用日本國內當事人個資建立假名化或匿名化資料等情形,均有該法的適用。

七、國際承諾的誠實履行

依照該法第78條之2規定,明確表示施行該法時,應避免妨礙日本所簽訂的條約與其他國際承諾誠實履行,同時也必須遵守已經成立的國際法規。由於日本已取得歐盟適足性認定,因此該條規定的新增,是否會使日本的執法逐漸向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則(GDPR)靠攏,仍值得觀察。

日本不僅與我國交流頻繁,其同時也是亞洲地區第一個獲得歐盟適足性認定的國家,而這次域外效力的修訂與若干當事人權利提升以及企業義務加重,其對於個人資料保護法的修訂與未來執法方向,將對我國國內企業與修法帶來不小的影響。

※歡迎加入喵喵科技法律隨筆,持續接收科技法律的新知!

※你可能會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1.個資外洩,該怎麼辦?
2.當個資外洩發生時,企業是否可以向系統商求償?
3.投資個資保護的價值?
4.如何落實GDPR法遵?英國ICO發布問責制框架
5.歐盟法院SCHREMS II案與常見問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