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法第7條—什麼是適當報酬?

如果今天你發明了一個舉世聞名的專利,但是公司卻只給了2萬元的獎勵,該如何主張自己的權利呢?從公司的角度思考,如果員工多年後向公司索取鉅額的報酬時,到底多少金額才算是適當的報酬?

日本

當年任職於日亞化學公司(下稱日亞化)的中村修二,於在職期間從事藍色發光二極體(Blue LED)的研發,同時為日亞化帶來不斐的營收。中村修二後來於2001年對日亞化學提出發明報酬金訴訟,表示他是該項專利的發明者,理應要取得相對一定的報酬。東京地方法院第一審判決(平成 13年 (ワ) 17772号 特許権持分確認等請求事件)認為日亞化學因藍光LED該項專利所獲得的利益高達1,200億日圓,並判決日亞化公司應給付原告中村修二200億日圓。日亞化不服一審判決上訴後,雙方最終於2005年1月11日以8.44億日圓達成和解。

而後日本專利法第35條針對此種「職務發明」,亦修正相關條文,使員工可以請求相當金錢或其他經濟利益(相当の金銭その他の経済上の利益,下稱相當利益),如果於契約、工作規則或其他條款有規定所謂「相當利益」,倘雇主制定時,已有揭露情形且聽取員工意見,則依此所給予的相當利益,即不能認為是不合理的。倘雇主與員工間沒有相當利益的規定,或認為相當利益的規定有不合理的情形,則該相當利益必須考量到雇主因發明所獲得的利益、所產生的花費、貢獻度、員工的待遇及其他情況。

至於所謂其他經濟利益,依照日本特許廳的指引,包含由雇主提供出國進修機會並負擔相關費用、給予認股選擇權、帶薪休假等等。

我國

而我國專利法第7條第1項也有相關規定:「受雇人於職務上所完成之發明、新型或設計,其專利申請權及專利權屬於雇用人,雇用人應支付受雇人適當之報酬。但契約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然而我國僅有規定雇用人應支付受雇人「適當之報酬」,然而對於「適當之報酬」如何計算卻未有更詳細的規範與說明。

近期國內也有兩則判決涉及專利法第7條第1項的適當報酬請求權(智慧財產法院108年度民專上字第16號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108年度民專訴字第9號民事判決),以下簡要整理兩則判決關於適當報酬請求權的重點。

一、智慧財產法院108年度民專上字第16號民事判決

  • 專利法第7條第1項的適當報酬請求權不因系爭專利遭撤銷而無效。
  • 依民事訴訟法第222條第2項規定,由法院審酌一切情況,依所得心證酌定被上訴人(按:即被告)應給付上訴人(按:即原告)之適當報酬。

二、智慧財產法院108年度民專訴字第9號民事判決

  • 專利法第7條第1項所謂「契約另有約定者」是該條「適當之報酬」的例外。因此原告基於被告公司的「獎勵辦法」已領取應得的獎金,符合前述例外規定,原告無法再向被告公司請求適當報酬。
  • 就算沒有符合專利法第7條第1項「契約另有約定者」的情形,原告也不得請求適當報酬:
    1. 原告就系爭專利的貢獻度應負舉證責任。
    2. 原告除薪資外,另受有獎金、配股及升職、調薪等利益,原告之「表現」業已受到約定之評價,堪認原告已受有依專利法第7條第1項規定的「適當之報酬」。
    3. 專利成功不代表產品必然成功,產品之製造風險、市場風險以及系爭專利開發後之未來產品不確定性、未來市場不確定性,往往可能涉及國際或兩岸經濟、法規、貿易、政治情勢、國內外景氣升降消長、市場競爭對手之研發進度及行銷能力、市場上買家或消費者之喜好變化或接受度等因素,尚非必然能以財務報表或報關、商業文書等,客觀量化為數字予以計算,故原告主張系爭產品之毛利營收過半均屬其貢獻等語,並不合理。

第一則判決是以民事訴訟法第222條第2項規定,由法院審酌一切情況,依所得心證酌定被告應給付原告之適當報酬,可惜的是未能說明其金額計算過程與依據,以作為其他企業與發明人的參考。

由第二則判決見解來看,似乎是認為專利法第7條第1項所謂「契約另有約定者」是該條「適當之報酬」的例外,因此原告依契約約定領取獎金後,便無法再向被告公司請求適當報酬。然而員工與企業間議約的能力與地位常常處於不對等的情形,如果以契約有約定則忽略審查其契約與金額的合理性,似乎是與專利法第7條第1項「適當之報酬」的美意相違背。

另外,第二則判決表示就算認為雙方間沒有契約約定,原告也受有獎金、配股及升職、調薪等利益,亦符合專利法第7條第1項所謂的「適當之報酬」,因此似乎是認為專利法第7條第1項所謂的「適當之報酬」並不以金錢為限,如受有獎金、配股及升職、調薪等利益也構成「適當之報酬」,這個部分解釋與前面日本專利法第35條「相當利益」的解釋頗有相似之處。

目前我國專利法對於第7條第1項所謂的「適當之報酬」還沒有更細緻的規範,且國內相關判決仍尚未提供一個可供企業或發明人參考的計算方式。然而就前面兩個判決來看,(1)在契約有另外約定時,將會優先適用雙方契約的約定;(2)如員工受有獎金、配股及升職、調薪等利益也符合所謂的「適當之報酬」,而不得再另外請求;(3)在原告無法證明適當之報酬時,法院得依民事訴訟法第222條第2項規定,由法院審酌一切情況,依所得心證酌定被告應給付原告的適當報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